导航

新 闻

新 闻

他们与世界文学之都的“南京之恋”

唯一 " 世界文学之都 " 的荣耀在身,越来越多的世界目光聚焦南京。

为积极响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多样性、城市包容性、国际互助互鉴的理念,体现 " 文都 " 南京的使命和担当,今年 11 月,南京面向全球第三年发布 " 国际文学家驻地计划 "。

据南京文学之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方联络人、文学之都促进中心主任袁爽介绍 , 今年遴选出的 6 位作家都非常优秀 ,"希望通过这次交流能够进一步加深各个世界文学之都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和热爱,推动不同文化的资源融合共享;同时为南京作家尤其是青年作家搭建国际舞台,拓展视野,积累经验。对南京读者亦是难得的思想和精神盛宴,因为我们看到了驻地作家不同文化角度认知下的南京。"

作为2021南京国际文学家驻地计划的成果,6 位作家根据每人在南京为期一个月的线上驻地体验,提交了一份与南京有关的个人原创文学作品,以飨读者。


伊泽贝拉·卡鲁塔

Izabella Kaluta

波兰文学之都克拉科夫的作家。多次来访中国,对中国从传统文化有着很深的理解。所著《好想去旅行—中国》已被翻译成多国文字。

美食将我们凝聚

假如一切正常的话,在我发现自己成为南京文学之都驻地作家的时候,我会高兴地大叫,给朋友打电话,然后急冲冲地去查天气预报。在一个我从来没有去过的城市呆上整整一个月啊!我会拿出行李包,想想应该带点什么?我喜欢去中国旅行!那里有太多新鲜事物能让我不断去学习。我并不完全理解所有的东西,嘿,那又怎样呢。

从我的家乡克拉科夫——一个欧洲中部古老而美丽的大学城——同样拥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学之都的荣誉称号——到中国的旅程需要好几个小时。对我来说,这是一段为了接下来一系列不同的颜色、味道、气味、和行为习惯做准备的过渡时间。浓烈的咖啡和香甜的面点被油条和豆浆取代;问候时的拥抱和亲吻变成了较为内敛的鞠躬;点头代替了眼神交流,来表达认同和认可。

到了南京之后,我会直接跑去所谓的主要旅游景点:老门东或夫子庙,然后再去书店。我小的时候经常生病,是书带我游历天涯海角,而我和书之间的似乎也一直这么保持着这种感情。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在国外旅游的时候总是会去当地的图书馆和书店——仿佛我在偿还欠它们的情。我要感谢这种习惯,让我发现每个国家都是不一样的,这不仅仅是语言不同的原因。我非常喜欢中国的书籍——精致而内敛,它们的封面并不华丽,但是他们让读者创造性地获取或扩展知识的同时度过一段舒缓的时光。我可能会想去先锋书店,我听说它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书店之一,但是会不会太远了?随着傍晚的来临,城市会被色彩点缀,到处都是晚餐菜肴的香气。

我要看看我能吃点什么,以及到了南京我应该去尝试的美食。我了解到在孔庙附近的秦淮河和清溪河沿岸的餐馆和酒吧里,能吃到有200多种不同的小吃,类似于港式点心。比方说:“茶叶蛋、茴香豆就雨花茶、虾米回卤干、蟹黄烧饼,麻油豆腐干和鸭油烧饼、豆腐脑和葱油饼;还有什锦菜包、鸡丝面、牛肉汤和牛肉锅贴、薄皮饺子、红汤炸鱼面、桂花小汤圆,以及五彩汤圆和蛋糕……. ”

这些美食吃起来是什么感觉呢?我不可能一次就把所有的东西都尝一遍,但是桂花小汤圆和虾米回卤干听上去确实不错。我几乎能感受到味蕾上虾仁的鲜甜了。我甚至能看见自己回国之后在厨房里尝试重现那种味道的情形了。

遗憾的是,现在不是个好时候,已经是全球疫情的第二个年头了。我们一直在说这不是世界历史上的第一次高死亡率的疫情了,最长的疫情也没撑过三年。能打的疫苗我都打了,但我已经没法像以前一样经常去旅行了。自2007年第一次来中国,我已经两年没有来过了。两年的时间很长,实在是太漫长了。

这次我的线上驻地体验也很艰难,我原本计划去探索南京甚至整个江苏地区的饮食文化。我多年来一直在收集饮食文化的书籍,已经收藏超过200本了。我是个资深吃货,在家也是个厨师。我经常做饭,但我更愿意阅读和美食有关的书籍——对我来说,想象着美味佳肴有着舒缓的作用,给我一种安全感,满足我尝试新事物的需求,有时甚至会勾起我的回忆。食物的味道会将我们带回到最让我们快乐的地方,或者是我们年少的时光,这件事一直以来都让我为之着迷。而“马塞尔•普鲁斯特的玛德琳蛋糕” 也可以是饺子!就是我小时候在奶奶的厨房里做的那种饺子。虽然味道和小笼包大相径庭,但为要为一大家子人准备这些饺子,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却是一样的。

感谢南京文学之都促进中心,让我能和《南京味道》的作者余斌教授对谈,他问我第一次在哪吃的小笼包,想确定我吃的正不正宗。所幸我是在上海吃的,所以味道可能与南京的相似。教授建议我来南京应该尝一下的狮子头——一道南京传统的疗愈美食,一道时常会错过但不会遗忘的美食。

我想写美食有关的题材,所以我把自己也转向中国风味。好吧,在我哪里都去不了的时候,我会煮粥。我会尝试做一些儿时会做的事,我会阅读,在我们哪都去不了的时候,文字、写作和文学可以让我们去到现实中去不了的地方。我会上网,看《舌尖上的中国》和《风味人间》;听周璇、吴银英和其他老上海时代抒情歌手的歌,还有做饭。我从手头有的书里,寻找关于南京菜系与中国其他地区的菜系有何不同的资料。我在菲登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食谱》中读到过,南京菜的特点是清爽、口感细腻,常以新鲜鱼类和海鲜入菜。南京菜和扬州菜、苏州菜以及徐海菜共同组成了中国八大菜系之一的江苏菜。

我从藏书中拿出更多关于中国菜系的书。其中1995年出版的前波兰驻华大使克萨韦里•布尔斯基所著的《中国传统和烹饪艺术》算是其中最有历史的之一了。在我头几次去北京的某一次,我有幸见到了他。他当时开玩笑说,在中国美食最让他感兴趣,而外交官的身份能让他吃遍所有的高档餐厅。宴会结束后,他总能找到时间与大厨聊上几句,他进厨房这个行为也经常让人看不懂。书中,布尔斯基大使以 "令人愉悦的 "一词作为江苏菜章节的开篇。“厨房里,菜品在有条不紊的准备着,大厨能够用普通的南瓜或苦瓜做几十道菜。" 什么时候我能有机会进厨房看看呢?

进一步的研究让我找到了其他南京美食的食谱:板鸭、大闸蟹、炸泥鳅和鸭血粉丝汤。这些美食对欧洲人的肠胃和他们对食物取材的敏感程度来说都是一个考验。中国小吃店里一排排的烤兔子和烤鸭头让我看得入了迷。我不是素食主义者,只是尽量避免吃肉,但我还是无法想象吸食兔眼的乐趣,我想我甚至都不会去尝试。

我想知道,当新一代的中国人坚持以道德主义对待动物时,中国菜会是什么样子。欧洲的经验表明,这是不可避免的。我希望能找到可以为素食朋友烹饪的南京菜。在欧洲,已经有五分之一的人是素食主义者或纯素食主义者。虽然中国有很多菜是豆腐和蔬菜做的,但是中国的素食主义者和纯素食主义者还是会面临一些问题。蔬菜经常会作为荤菜的配菜,或是为了增加肉类、鱼类、或是虾类鲜度而被加入菜品中。大骨汤就经常被当做被素食。虽然佛教斋菜的传统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但据说中国只4%左右的人是不吃肉的。当然,十五亿的4%还是很多的!我想到了所有那些美妙的豆腐美食——一个熟练的大厨可以把豆腐的变成超乎想象的形状。我还想到了中国一些提供完美素食的餐厅——比如刚刚获得米其林三星的北京京兆尹餐厅。有人向我推荐了南京新街口中山路上的大蔬无界餐厅——我认认真真地记下了这个地址。

也是通过南京文学之都促进中心的介绍,我见到了黄葒教授,她给了我一些建议。她指出:“素食主义者永远都能去寺庙里找吃的”。“(由于宗教的原因,寺庙里提供的都是纯粹的素食)来南京,你必须去鸡鸣寺,那里以遵循佛教传统的素食菜而闻名。" 由于我未来的美食清单上有南京的茶馆,我又多了一个去鸡鸣寺的理由——它就在台城书房隔壁,在这个书香茶坊或者说是一间别致的茶室里,有着南京作家的书以及和茶叶有关的书,所以那里会是个品尝雨花茶的完美场所,雨花茶是中国十大名茶之一,风靡南京的雨花茶在波兰难以找到。

黄葒教授和余斌教授将会是我探索南京美食和文学生活的绝佳向导。黄教授是玛格丽特•杜拉斯作品的中文译者,余斌教授是研究张爱玲的专家。我们相约有机会在南京见面。在我们愉快的、让人意犹未尽的对谈之后,黄教授给我分享了一道“新年沙拉”的食谱,其中只有各种经过简单翻炒的蔬菜和最后淋上去的麻油。"素什锦是南京传统菜肴,总会出现在年夜饭的饭桌上"黄教授解释说。"根据传统,正宗的南京什锦菜需要16或19种不同的蔬菜。你可能已经知道,"6 "意味着顺利,而 "9 "意味着 "长久","1 "可以简单解释为 "要/会"。

据说素什锦这道菜能带来好运。在中国文化里, 最受欢迎的一些食材—— 木耳、豆芽、菠菜、芹菜、百合、莲藕、荠菜,都有着梦想成真和家庭兴旺相关的隐喻。

做了一个月的中国菜,不仅仅是我的厨房,整个房子都有生姜、大蒜、酱油和发酵豆类的味道。我的炒锅蒙上了一层漂亮的光泽,菜刀可能也需要磨了。我一直在清理灶台上的油渍。我发觉比起我之前最爱烧的川菜,南京菜的口味更加的均衡。我的南京驻地计划正在慢慢走向尾声。我在早报上看到,由于发现了几个新冠病例,来自中国的航班暂时停航,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到南京去?但就算家里我也很高兴——我不必担心签证过期,不用匆忙赶去机场,也不用打包行李。今晚我的朋友们会来我家吃晚饭,这是我每次从中国回来的传统。坐在一起吃饭将我们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我会和他们分享我的一些新发现,准备一些中国小吃,还有按照黄葒教授的食谱做的“新年沙拉”。

2021年11月28日,作于克拉科夫


亚丽珊卓拉·鲍策

Alessandra Bautze

美国文学之都爱荷华城的编剧、作家。著有4部长篇戏剧以及数十部短篇戏剧。曾为热播剧“福斯特一家”创作特别剧集。

简介

我很荣幸被选中成为今年南京国际作家驻地计划的六位作家之一。能够了解到南京深厚的文学底蕴,以及如今南京是如何延续她声名远播的文学传统,让我十分激动。与余一鸣和宋世明的一对一讨论是我在驻地期间的亮点。比如,宋先生和我讨论了中国和美国的电视剧编剧体制之间的差异,比较了如何处理作者身份带来的问题以及创意所受到的限制。在与南京外国语学校的余老师交谈中,我了解到了我们对雷蒙德•卡佛的共同尊重。同为教育工作者,我们还互相分享了彼此都在关注的当今学生所面临的许多社交和情感压力。同余先生的对谈,以及我对南京各种文化地标(尤其是金陵图书馆)的线上游览,成为我创作以下短篇小说的灵感。我需要根据我对南京的了解写一个故事。我对南京的了解当然是有限的,除非你亲自走过城市的街道,不然再好的线上游览也无法给你那种真切的感觉。因此,这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任务。然而,这次驻地计划的目的是促进跨越时区、跨越语言和跨越规则的交流联系。于是我想到了“联系”这个主题,想到了我们人类想要与他人产生联系的与生俱来的渴望,尤其是在充满挑战的时期,我会深入挖掘这个想法,将其融入到这篇作品之中。

金陵图书馆的一诺

离南京外国语学校的读书节开幕只剩一天了,周一诺希望自己能准备得更充分。她了解到负责协调这次活动的是张洁老师,因此她想给张老师留下一个好印象。毕竟,她在初中第一年就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并希望能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现在就开始考虑未来不会嫌早,她希望张杰女士能为她写一封去美国大学的推荐信。但愿是斯坦福大学。或者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也不差。至少,一诺是这样告诉她母亲的;实际上,那是因为张老师总是有时间陪她,不像她母亲,好像总是在哪里出差,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那天是周日。一诺回家过周末。在她那间粉紫色的,自小学时期就那么装饰着的卧室里,她盯着时钟,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随着时间流逝,一种恐惧的感觉沉入她的心底。她无法集中注意力。她踩着袜子走进厨房,穿过堆满了未付账单的桌子,桌上还放着的留给她的成包的方便面,她抓起书包,穿上鞋,离开了公寓,如果你能称之为公寓的话。在她今年年初成为南外的一名寄宿学生后,就很少来这里了。

她朝金陵图书馆的方向走去。她知道在那里能找到需要的一切。她沿着樱花树旁的小路走着,路上碰到带着孩子的妈妈们,她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当她看到金陵图书馆那座宏伟的玻璃建筑时——每次看到它——她总是会加快脚步,仿佛是如果她不尽快到达,那座建筑就会消失。

一诺在金陵图书馆里她经常待的角落里安顿下来,准备完成她的作品。在阅读节上,每个学生都必须展示一份外国短篇故事或小说的读书报告,并向同学们分发手工制作的书签。在对手工书签(她的是磁带形状)进行最后的加工时,她看到了他们:一位盲童和他的母亲。

她之前也见过他们。盲童总是把手放在母亲的手肘上,母亲会走在他前面一步,把他领到专为视障人士设立的音频图书馆。在隔音玻璃的环绕下,母亲会在他阅读的时候坐在他身旁,她戴着耳机,仿佛沉浸在周围的寂静之中。母亲和孩子之间——被一道看似无法逾越的屏障隔开,就像南京城墙一样,每块城砖都刻着制砖人的名字,而那些篆刻出的文字是他们留下的唯一遗产。

对于自己的母亲,她也经常有同样的感觉——像是这个本该是她监护人的女人的周围筑起了围墙。小时候,她总是要求母亲给她讲个故事。但母亲总是说着同样的话:"我累了。让我们去睡觉吧。我们明天再读吧”。但这位母亲,这位盲童的母亲,她至少陪着他,让他以力所能及的方式去阅读。虽然她从不和他一起读书,只是默默地坐在他身边。

一诺把注意力放回她的作品,开始回顾她所选故事的第一段。

“这位盲人,是我妻子的一个老朋友,他正准备去过夜。他的妻子已经去世。他正在康涅狄格州拜访亡妻的亲戚。他从岳父家给我妻子打电话。已经安排好了。他会坐火车来,五个小时的行程,我妻子会去车站接他。十年前她在西雅图为他工作过一个夏天,自那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但她和这位盲人一直保持着联系。他们用磁带录下声音,邮寄给对方。对他的来访我并不热情。他不是我认识的人。而且他的盲人身份让我很困扰。我对盲人的概念都来自于电影。在电影里,盲人行动缓慢,从来不笑。有时,会有导盲犬为他们领路。有盲人要来我家可不是什么我所期待的事。”

她选择的是雷蒙德•卡弗,因为张洁老师称他是为"那个时代最伟大的美国作家"。张老师喜欢富有诗意的谈论美国文学,并且喜欢夸张,所以在她谈论的时候,一诺的许多同学都在背地里偷笑,但一诺没有;她觉得老师讲的故事很引人入胜。她用英语读了一遍,仔细标记那些她不认识的单词。有些单词她是真的不知道,比如“时髦的”或者“围着围巾的”,还有些单词她知道自己是认识的,但放在一起时她就不理解了,比如“导盲-犬”或是“军事-工业”。在她把故事中任何不熟悉的英语单词标记出来后,她会读一遍中文版,然后回到英文原版,再读一遍。在寝室的黑暗中,在室友们熟睡之后,她轻声念着那些单词,感觉自己被拉进了故事里直到结束。她发现自己会不自觉的说“真是太棒了”——随着这句话,她感到一种沉重的感觉笼罩着她的眼皮,一种她无法忽视的沉重感。第二天,她选择了《大教堂》作为她阅读节的作品。张老师对她笑了笑,然后很认真地把这个书名记在了本子上。

正是张老师的微笑和认真的笔迹让一诺相信她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而她也在回忆着张老师两眼放光的样子——直到开门声引起她的注意。那个总是由母亲领着的盲童正要离开那间为视力障碍者而设的音频图书馆。她想追上他们,向盲童介绍自己,问他是否曾想过要养一只导盲犬。但她并没有那么做。相反,她收起书签,离开了金陵图书馆,没有和任何人说话。

回到南外,室友们都还没有回到宿舍;毕竟现在还是周末,然且她们跟她不一样,她们有真的会在周日花时间为她们做饭的妈妈:赤豆小汤圆,腌豆腐,家用大小的蒸笼里蒸出的蟹黄包。

独自待在这间通常与另外两个女孩共用的房间里,她拿出了耳机、录音软件和中文版的《大教堂》。她把书翻到和标题同名的故事,开始录制自己的朗读。从她的窗口,可以看到玄武湖和紫金山。它们对她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地方了,以至于她从来没有停下来好好思考过它们。他们的光辉是那么的无处不在,以至于都看不见了。现在,她发现自己在想,那个盲童的母亲有没有带他去爬过紫金山,或者有没有在玄武湖畔的某个茶馆停下来吃过红豆包。 她不知道自己在书桌前坐了多久,笼罩在半黑暗之中,她的声音与译者的声音相互呼应。没关系。她需要这么做。当录制完成后,她把MP3的音频刻录到两张空白CD上,并把它们塞进书包。随后她拿出卡纸和一些从美术老师的教室里偷来的发泡颜料。

钥匙开门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她的一个室友站在门框上。

"你在干嘛呢?"室友说道,语气里带着责备

"没什么。" 一诺把卡纸和发泡颜料推到一边。看着室友倒在了她自己的床上。

"我吃得太撑了,"室友说。"如果再让我看到小汤圆,我可能立马就要吐了"

第二天,南京外国语学校的读书节热闹非凡。有高中生参加,也有初中生。英语目前是最具代表性的语种,有300多名学生参加,而其他语种——法语、德语和日语——各有大约30名学生。当一诺走过挤满学生的体育馆时,她瞥了一眼其他人选择的书:

阿尔伯特•加缪的《L'Étranger》,托马斯•曼的《Der Tod in Venedig》,村田沙耶香的《コンビニ人間》。《陌生人》《魂断威尼斯》《便利店女人》。

她和李葆交换了书签,李葆选的作品是《便利店女人》。她复印了这本书的封面:黄色背景,上面有一个粉红色的证件,头像一个面无表情的女人。她一定就是那个便利店女人了。证件上写着:服务年限:18年。

18年的光阴,一诺又会在哪呢?她会是个30岁的人。但愿她能在加利福尼亚有自己的事业和家庭。有一个她会为他读书的孩子,而不是像她母亲那样,只会说 "明天"。

当一诺在阅读节中徘徊,依然想着她的母亲和便利店女人,以及其他那些努力工作、忽略了生活中其他美好事物的人时,她看见了张洁老师。

张洁老师——她的头发用漂亮的梳子固定着,好像每天都是这样——被学生们包围着,他们正在认真地听她讲话。他们点着头,有些人很激动,随后他们四散离去。李葆也在其中。一诺轻轻地碰了碰她的胳膊,以引起她的注意。李葆被吓了一跳,黄粉色的书签差点掉了下来。

“发生什么事了?张老师说什么呢?"一诺问。

“你没听见吗?她要退休了。”

"啊?" 不等回答,她飞快地朝张老师刚才站着的地方走去,但张老师已经不知所踪。这怎么可能呢?她怎么能不最先告诉一诺呢?她们之间可是有一种特殊的联系啊。

在愤怒的泪水中,一诺跑开了,懒得管图书节的流程了,也没有让任何人知道她要去哪里。她知道这是会有后果的——她甚至还没有发表关于雷蒙德•卡弗和他的《大教堂》以及关于书中的盲人的演讲呢——但她不在乎。她从来没有在上学的时间段里回家睡过,想到她刚看到张老师和其他学生在一起让她无法忍受,像是她的退休是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一样。

她坐地铁穿越城市来到金陵图书馆。她冲进大门,然后在进入那个神圣的空间时她放轻了脚步。她走到为视力障碍者而设的音频图书馆的玻璃房间。没有那个盲童或他母亲的身影。根本连一个人都没有。于是她等待着,蜷缩在她通常待着的角落里,看着太阳从秦淮河上落下。南京的母亲河,很多人都这样称呼它。为何就连南京——或者南京的河流——都有一位母亲,而她的母亲却总是不在身边呢?但至少她的母亲不会管着她。不像盲童的母亲,她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就好像他是田纳西•威廉斯的玻璃动物园的一员,就好像如果你以错误的方式碰了他一下,他身体的某一部分就可能随时破碎。

盲童和他的母亲都没有出现。因此当保安告诉她图书馆已经关闭,该离开了的时候,她比划着让他再稍微等等。她拿着CD,把它放在音频图书馆的桌子上。她还拿出了一张纸条。她认认真真地在厚厚的卡纸上用发泡颜料尽可能大的写下了几个字:

大教堂

她想,也许这个盲童会独自前来,那他就能通过手指感受到这几个字的笔画。也许他会独自聆听她的声音,没有他母亲这个“负担”。只是也许。

当她离开图书馆,准备回母亲的公寓时,这个城市看起来不一样了——不知为何,变暗了。

她发现母亲在厨房的桌边。母亲趴在桌上,但当她进来时,她抬起头,转向她。大门总会嘎吱作响。

"你跑这来干嘛?宿管知道你回来吗?"

"她知道。" 这当然是假话。她也不屑于回答第一个问题。于是她伸出手,把那张CD递给她母亲。"我做了东西给你"

“什么东西?”

"一个故事。我想你可以今晚听听。我们也可以一起听。"

"我累了。我们去睡觉吧。我们可以明天再读。" 说完,一诺的母亲离开了桌子。留下一诺盯着那张CD,盯着她用黑色记号笔做的标签:

Cathedral. 大教堂。

在她童年的卧室里,她把那张CD放进了老旧的录音机里,一诺感觉在她自己的声音和雷蒙德.卡佛的声音的呼应中她都要睡着了。“真是太棒了”她低声说着。然而,她无法摆脱一种感觉:有一些东西在翻译成中文版的过程中丢失了。


沙法克·萨里奇切克

Şafak Sarıçiçek

德国文学之都海德堡的诗人,海德堡文学团体Echilot的联合创始人。著有4部诗集,并且在杂志和期刊上表发了大量作品。

倒带

第一幕

德国的著名汉学家哈桑博士趴在一部关于南京市的明朝皇帝和皇后陵墓的文学作品上睡着了。四处都是翻开的书:《道德经》、歌德的《西东合集》、著名的库尔德传奇《梅木与津》(一个关于理想爱情的寓言)、关于明朝城墙及其建筑结构的研究论文、关于六朝的论文以及看似随意翻开的书籍,例如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双重》和关于荒诞派戏剧的论文、卡夫卡关于《美国》自然戏剧的章节等等。

舞台如梦如幻,光线模糊。

地点:南京市的奇点书店。

哈桑博士, 孩子们、孩子父母, 图书管理员

孩子们互相追逐打闹着,咯咯地笑着。不小心把哈桑推醒了。

孩子父母:对不起,先生,珠珠!立阳!过来。

他们一边对哈桑微笑,一边急匆匆的跟在这两个精力充沛的孩子后面。哈桑慢慢醒过来。此时的舞台依旧光线模糊,宛如梦境(得益于昏暗的灯光,模糊的声音等等)。

哈桑,揉了揉眼睛,又慢慢地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小说上。(......) 遍地都是樱花树。粉红色的浪花在古老的低语中飘荡:马皇后在那里走着,她在那站着。

图书管理员:您的樱桃汁!

哈桑感到疑惑:

一个空灵的声音:想象并专注于那个画面。声音,香味,一个让你感到宾至如归的地方。也许是在湖边?也许是在另一个时代?

第二幕

植物学家,建筑师们,首席植物学家,首席建筑师,珠珠,立阳,哈桑博士

首席植物学家:珠珠 ! 立阳! 过来 !

珠珠:我给你带来一棵最最奇妙的樱桃树。像是你从没见过的颜色。它的味道,只有真正的鉴赏家才配得上。

立阳:最好的省份产出的最好的樱桃。

樱桃竞赛评委(以哈桑的形象出现)。我不能,我不应该下定决心。

一个空灵的声音:深呼吸,放松,不要执著与抽象,去感受这个画面。

珠珠:我们家族是石匠工艺的坚定拥护者,我们主导了所有六朝建筑的设计。

立阳:首席建筑师,我恳求你。我们会为你设计一面墙,一面纪念明朝的墙,全世界都将知道它是一座无法被征服的纪念碑。

首席建筑师(长着哈桑的脸):但图书管理员在哪里?

(混乱之际,人们跑来跑去,说着话却不停别人说话,舞台在为下一幕做准备)

第三幕

一扇巨大的门,泥灰路通向一个设计巧妙的陵墓。

梅花树。一面湖。走在路上聊着天的家庭。哈桑博士也在路上走着,与古代和现代诗人进行深入的交谈。来自他美索不达米亚的家乡、以及那个德国小型大学城他的科系的过去和现在的人们,都加入了这个游行队伍,一同向陵墓走去。

场景转换。

突然间,哈桑博士独自走在南京一家现代图书馆的环形小路上。墙上挂着抽象画。他睁开眼睛又闭上。光线依然模糊不清,舞台依旧宛如梦境。他走到一扇门前,打开门,发现自己身处另一家图书馆。书籍围绕着他。在他面前的墙上挂着一个十字架。墙壁上的影子背诵着东方和西方的诗歌,菲尔多西、哈菲兹、韦庄呼唤着六朝的幽灵,荷尔德林呼唤着东方和西方的统一。随后是一束越来越刺眼的光。

第四幕

六朝博物馆,哈桑博士,皮影戏人偶

一个大型聚光灯充当起了太阳。通过一扇巨大的窗户,光线散布在南京六朝博物馆的 "阳光大厅"。

哈桑博士从窗口看着大厅,光线正慢慢地勾勒出传统皮影戏人偶的轮廓,直到这些人偶可以被清晰的看见)

哈桑:这些东西倒是看着很眼熟啊…

他皱着脸,却好奇地看着皮影戏的表演。

皮影人偶盛,正在引用着老子的话,缓慢而响亮。天下大事必作于细

三个皮影人偶跑了过来,咯咯笑着:先生,请原谅我们!

哈桑:但是... 我曾见过这个。

一个皮影人偶走开了。

剩下的两个皮影先是看着哈桑,想要问他点什么。然后他们又看着对方,也想问点什么

皮影人偶甲。我是一个意象。代表老年男性,我叫冉。很高兴认识您。

皮影人偶乙。我也是个意象。我叫盛,代表年轻男性。认识您是我的荣幸

两个人偶突然都转向哈桑:我们向梦想家请愿。我们愿意。

盛:光线勾书写我们 ! 让我们清晰。

冉:在光线下书写我们!

盛和冉:团结我们。也赋予我们意象。永别了!

房间里的光暗淡下来。

哈桑走在过道上。灯光集中在他身上。

他来到一扇门前,这扇门通向新的楼层,剧院的聚光灯在房间里移动,显示出不同朝代的各种展览、古董艺术品,在最后一个房间里的是传统皮影戏的展览。哈桑坐在剧场舞台前的包厢里。有一段时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然后,第一幕中的孩子父母,咯咯笑着的孩子们,珠珠和丽阳;青年男子盛和老年男子冉,以及最后以哈桑的脸出现的形象以及哈桑的妻子阿维斯塔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在舞台上。微笑着向包厢里的哈桑挥手致意。但这里绝对安静,挥手的人们穿过舞台时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聚光灯开始在周围旋转。

房间消失。灯光重现。

第五幕

哈桑博士,催眠师,哈桑的妻子阿维斯塔博士

催眠师的办公室中

催眠师:现在,如果你觉得你准备好了...

催眠师:现在当我说出那个我在治疗一开始就提过的单词的时候,你就可以慢慢离开你的舒适区了

他嘟囔着说了一个词。

哈桑从催眠中醒了过来。

催眠师:欢迎回来。现在你需要几分钟的时间来重新使用周边正常的环境。我就不打扰你了。

哈桑点了点头并向催眠师道谢

治疗结束,处理完手续后,他离开大楼前往海德堡的咖啡馆,他和妻子阿维斯塔博士曾约定今天治疗结束后在那里见面。

在海德堡的咖啡馆外

阿维斯塔:那么,今天的疗程怎么样?你能更好的连接那些点了吗?

哈桑开始微笑,并没有回答。小口抿着他的茶。

阿维斯塔:我知道你一直在反复阅读那些著作和论文。但从你真正的参观过南京的那座陵墓以来,已经这么长时间。这么多年了... 至少你是这样唠叨的。我真心希望催眠师的计划对你至少有一点点的帮助。好吧,至少你会笑了。

哈桑又笑了:是的,今天是…相当有启发。我觉得我陵墓的章节会向前推进...

他停顿了一下,再次抿了一口茶。

哈桑:…如果我可以再次回到那里。

阿维斯塔:你我都知道,你已经答应你的编辑在明年年初之前完成最新的关于南京的小说。是啊,你应该像以这种方式重游故地。但要尽快...

她也抿了一口茶

阿维斯塔:因为,说白了,我在学院为咱俩讲课也不用那么长的时间。你我也都清楚这一点。

哈桑神秘兮兮地说:我们现在说话的方式有点像那对奇怪的孩子,珠和立阳。

阿维斯塔皱眉:珠和立阳?

两人继续着他们半认真半幼稚的辩论。

哈桑看上去像在做梦,他的思绪只有一半在海德堡,与此同时,另一半在逛马皇后的樱花园。

阿维斯塔看起来很专注,态度也很谦虚,这也是马皇后广为流传的特点。


阿扎尔·纳尔蒙

Azal Narmon

伊拉克文学之都巴格达的作家、艺术家。以色列作协会员。对文学和艺术的制度化有着很深刻的思考。

没有表演,只是

没有竞技场,只是

没有转变,只是

没有戏剧,只是

没有语言,只是

没有结合点,只是

没有艺术,只是

没有边际,只是

没有风格,只是

没有释义,只是

没有文学,只是

没有转变,只是

没有取代,只是

没有形体,只是

没有建筑,只是

没有外表,只是

没有功能,只是

没有语用学,只是

没有工艺,只是

没有传统,只是

没有历史,只是

没有消费,只是

没有社交,只是

没有赤裸,只是

没有隐身,只是

没有物质,只是

没有皮肤,只是

没有身份,只是

没有性别,只是

没有吸引力,只是

没有目标,只是

没有媒体,只是

没有大众,只是

没有机遇,只是

没有构架,只是

没有城市

只是,一切都不是它们看起来的样子。

一段祈雨舞是一种仪式,尝试去创造好收成所需要的条件,但是它本身无法带来收成。

--没有可行的翻译

下列这些按顺序列出的照片是一位有着自己思考的游客所拍摄的。在第一张照片里能看见拍摄第二张照片所用的相机。一位无法亲自来访的游客所拍摄的一座城市的照片

一座徜徉历史长河2500多年的城市

一座作为中国十朝都会的城市

一座自建立以来,有着很多名字的城市

一座在历史记录里有着四十余个名字的城市

金陵

秣陵

建邺

建康

江宁

应天

天京

我听见阳光在野外歌唱,

钟声于10点敲响,欢呼声接连不断

一切都发生在既定的时间

南 京 南 京 南 京 南 京

南 京 南 京 南 京 南 京

南 京 南 京 南 京 南 京

南 京 南 京 南京城

主题:南京社会,还是南京文学之都

在我进行线上驻地的时候,这个问题现了

而它就在这里

在我拿着十字架过街的时候,它出现了

而交通灯就在那

在我千万里追寻“道”的时候,它出现了

而地平线就在那

在我御风而行的时候,它出现了

而野马就在那

在我正为文学奋斗的时候,它出现了

而太阳就在那

在我正渴望自由的时候,它出现了

而海洋就在那

在我寻求灰色和绿色以外的一些东西的时候,它出现了

而光谱就在那

在我思考天使和毒蛇的时候,它出现了

而天堂就在那

在我在那的时候,它出现了

但是我对它美好的记忆却在这里

称她作天堂;她是多么神圣啊!

--这位旅行者为何要写一个他没去过的城市呢?

去想象一个无路通往那座黄河、长江两江流域诞生的城市的世界?

7000-8000年前,瓷器残片和石头、动物骨头制成的工具留下了那史前世纪的印记

3000年前,原始村落秦淮河谷出现,南京城雏形,便是始于这些村落

公元438年,中国第一座“文学馆”诞生于此

公元509年,中国第一部儿童读物自此闪耀后世

--你是“红楼梦”故事的背景

想象一下,你从未在南京眼的人行天桥上走过,从未到过孙中山的雕像,也从未去过、见识过夫子庙的壮观

想象一下,你从未穿过中华门的拱门,也不曾在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入口处的纪念碑前驻足思考

想象一下,明孝陵从未存在过。,这座朱元璋(1326-1398)的宏伟陵墓,始于一条618米长的“神道”,沿路是驱散邪灵、保卫墓室的狮子、骆驼、大象、马的石雕

想象一下,你从未去紫金山风景区游览过,一条林荫小道蜿蜒盘旋,经过各个凉亭和野餐地,止于风景怡人的紫霞湖,也没有爬过那让人上气不接下气的392级大型石阶,到达顶部的中山陵,见识过那为人惊叹的风景

想象一下,你在总统府逛了两个小时,而没有时间去秦淮河和夫子庙

想象一下,你有机会和当地人一起,在萨克斯、单簧管以及其他乐器的伴奏下,在平静却伤感的午朝门公园练习跳舞

想象一下,你错过了去栖霞山上神圣寺庙的徒步旅行,或是错过了去雄伟的紫金山近距离接触山里保存着的历史遗迹,和山脚下星星点点的著名文化遗产的机会

想象一下,你迷失在灵谷寺中,无法去中华门了

想象一下,你到了狮子山顶的阅江楼,便无法去玄武湖体验9.5公里的愉悦的环湖游,去那散布着盆景园、樟树、樱花树、寺院和竹林的5个相连的湖心岛上做客

想象一下,你正躺在扬子江的下游,探索一处历史悠久、令人叹为观止的历史遗产、在大学城的氛围中陶冶并放松身心;在宽阔的林荫大道和绝妙的博物馆里敏锐知觉;在湖泊、森林公园和河流的美景中优化你的想象,在无数梧桐树下迷失,躲在晴天的树荫里,斑驳树影照在脸上。

谁能想象的到一个大学城中居然有1000多家的图书馆、24小时自助图书馆、地铁图书馆、以及专为视障人士和农民工而设的图书馆呢?

要是没有城市里上百家的书店举办的无数个文学沙龙、阅读会、读书会、新书发布会、文学主题演讲以及其他各种文学活动,如何去保持每一位市民都能享受到同等的阅读权利呢?

无关于这座充满积极活力的古老城市的无限美丽和魔力,在这里,你可以在湖泊、森林公园和河流那美轮美奂的风景中同时欣赏日出和日落。

无关于建康,这座曾有着100多万人口、和罗马一样都被认为是世界文明的中心的世界上最大的城市,

也不关乎先锋书店,这座城市里最大的独立书店、被BBC、CNN和国家地理等国际媒体誉为全球最美书店。

--称她作一座完美之城;她是多么富有底蕴啊!

“等到”2021年11月下旬

还要等多久?

“我已经等到了”今天,11月30日

南京时间 14:00

巴格达时间09:00

格林威治时间 06:00

南京图书馆,玄览论坛

现代主义的环境

传统的氛围

通过创新的结合

完全生根

明智的考量

便利的用途

美感的体验

房间的天花板

看上去不错

感觉也很好

每一个房间的都不一样

你所在的不再是一间图书馆

你可能身处一部电影之中

他们想到了每一处细节

审美以及实用方面的

洗手间里的一朵红色玫瑰

你床上的一句话

楼梯上的天气预报

剧场一般的环境

知识的海洋

经历的天空

8万平方米

1000万本藏书

员工和读者发挥着各自的作用

把这个空间变成一次事件并待在其中

感觉好极了

天空蔚蓝

没有做出任何决定

我有种渴望,一种急切的渴望

何时?

现在

想象一下,你正为你愉快的美食体验选出10道最棒的美食,却又在纠结要去四条顶级美食街中的哪条,

狮子桥

夫子庙

三牌楼

明瓦廊

菜单上丰富的美食定能满足你的胃口,你也有机会尝试南京所有绝妙的美食

1. 金陵烤鸭,肉质细嫩多汁,外皮酥脆

2. 汤包

3. 鸭血粉丝汤

4. 赤豆元宵

5. 状元豆

6. 回卤干

7. 糕团

8. 豆腐脑

9. 固城湖大闸蟹

10. 牛肉锅贴

--称她作黄河长江精华汇聚之地,她是多么真实啊!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穿过大片森林,脱去衣物直到一丝不挂

突然她听见身后沙沙作响,她回过头去;站在高处的人们正注视着她,称赞着她

让我们面对现实吧,景观的主要目的是去取悦大众,所以他们鼓掌、称赞

戏剧化的部分则是一种尝试,让它不同于其他一切景观。

在想象中去体会

一阵想要复苏闹市区原貌的转变浪潮

当春风微至,刻下生命的意义

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迸发出活力

将曾经的防空洞和政府停车场转变成为爱书之人的天堂

“在先锋书店,阅读就是我们的信仰,这里是读者的天堂”—钱晓华

新闻在变,市场在变

没有一个今天是相同的

每一位参与我们项目的人需要知道随时发生的事

你们随时都要面临新的选择

出现在我们表演中的人们,观看我们演出的人们

大家好,欢迎加入我们的项目

--你不应在旅途中错过任何这些!

它不关乎一个曾作为连续五个朝代首都的城市:,东晋(317-420)、南宋(420-479)、南齐(479-502)、南梁(502-557)、南陈(557-589)

它不关乎金陵雕版印刷和南京剪纸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也不关乎南京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学之都

它不关乎那使得城市结构和历史风貌复活,为文学、艺术和文化创造了空间的无尽的城市复苏倡议

它不关乎中英政府在鸦片战争期间签订的《南京条约》(1842)

它不关乎南京是孙中山领导的——在1911年结束了中国最后一个封建朝代——清朝的革命的中心城市。

它不关乎于1937年日本对南京血淋淋的侵略。

这座城市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很多光辉时刻,也见证过最黑暗的年代。南京是所有变革的中心。昆曲最重要的曲目《桃花扇》就是在南京创作和演出的。南京是全世界最大的纸质百科全书《永乐大典》的诞生地。毕飞宇先生说:“我们南京市,时常出现在历史拐弯口,闪光的城市。南京和文学的关系是天然的。在我们这个地方,王羲之这样的人、李白这样的人,曹雪芹这样的人,他都和我们这个城市带上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果登上89层高的紫峰大厦俯瞰整个南京市的独特体验已然让你改变说辞

绕玄武湖漫步、去紫金山来个充满冒险的攀登

进入明孝陵,感受成片梅花散发出的花香

在玄武湖里游泳,换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感受遍布在绿意盎然的山林里一列列的雕像。

若是你还是急切得想要去探索更多的南京宝藏和地道感受?有个当地的专家同行比你自己慢慢摸索要可行得多。

--我还漏掉了什么呢?

这不关乎过去或是未来,也不关乎这个国际都市里共存的古老传说和未来的愿景。

南京就是一座这样的城市,她与文学有着与生俱来的渊源。在她身上流淌着1800年的文学血脉,过去是,现在也是,未来更是

--我为何要写下曾经写过的东西呢?

我嫉妒那些从未去过南京的人;他们仍有机会去探索、品尝以及体验所有那些给我的探索带来诸多快乐的事物。

人们曾收藏美丽的物件;是否还有必要去说我有多么幸运,能够探索让你畅游的知识海洋、让你展翅翱翔的经历天空,灵魂的家园,文学之都

--想象我在一个古老又现代的、充满活力的世界的边缘

“我爱那些向往着不可能的人”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

当长着翅膀的风将他带到了另一个延伸处,留在他脑中最近的这次旅行也给新的地方带去了香气。最后,他躺在沙发上,重温着那位旅者的旅行。

脱颖而出

疑惑不解

他们是什么?

是演奏者?还是演员?

一个个体的身份

整个城市

市井万象

站立其中

繁荣经济

社会

文学

旅游

政治力量

塑造了城市

他们是个体

同我们一样

源自

其余

城市

文学的角色

信息化时代

城市生活

结合

现实

如果不了解影响文化实践的那些力量,我们便无法体验一个文化产品


伊莎特·沙欣

Ishrat Shaheen

巴基斯坦文学之都拉合尔的作家,创作儿童相关以及巴基斯坦文化为基础的内容,包括剧本、小说和诗歌等。

“一城如一人”系列

南京:数字窗口中的爱的香气

在这次驻地写作项目中,我生平第一次遇见了南京。这次数字化窗口的邂逅是通过动态图像、静态图像、声音、文字实现的,但毫无疑问,我对南京一见钟情。我试着通过和她的市民交流来接近她,他们握着我的手,带我走入时光机器,在他们的话中经历那些高峰和低谷,紫色和金色,情怀和轶事。我的脑海中产生了很多图像,帮助我在想象的世界里遨游了许多地方,那种感觉就像把对这些地方的记忆写成民间传说一样。梅花山在四季中表现出不同的个性,颜色变化多端,呈现出南京这城的纯洁、深情、感性和爱。河流则呈现出她的流动特征:柔软的边缘,好客的习惯,我脑海中深深印下了一个名字——没有忧愁的湖(莫愁湖)。这让我洞见了一个幸福之城,就像一个人经历了强烈的爱,最终以一种巨大的脚踏实地的感觉临到,使TA与自身连结起来。她找到了内在的幸福和平衡的能量,与自然融为一体,和自己也达成了一种和谐,这些让她并不孤单。我发现这座城市是一个寡言的人,唯有过往时间长河里的经历替它述说。南京的表面上,呈现出传统、表达和历史印记的脆弱性。

我感受着它从童年长大到成年,我乘坐的时光机器的司机用其所有亲身经历来帮助我感受与空间的联系。我回到了童年上学时,在梅花山春秋游的时光,孩提时从树获得的智慧,探索层层幽静,穿越清透纯净的反射光,感受众生之声。这将我拉出自己心灵的舒适区,并试图在层层叠叠的声音中,找到灵魂深处长久安静的节奏和意义。许多鲜花落在小径上,落在绿草上,这让我想到生命成长的过程。我参观了学校和家之间的小路,那是烟灰色天气下陡峭的小路,沿途还有许多建筑物和树木,随着时间推移,景观也在改变。之后我来到剧场,在那里我观看了一场昆曲表演。舞台上有两个演员,乐队现场演奏着不同的乐器,台上演员有肢体动作,伴随着一些对话。南京就这样把我带入了节奏、动作和景观之中。是的,观众被迷住了,而我成功地探索到了一种新的颜色。

当我来到老门东时,另一扇窗户向我敞开。我看到了年轻的南京,那时她天生丽质,还没有遇到来自不同城市的移民。就着咖啡吃梅花糕让我很兴奋,梅花糕是一种传统的甜点,代表了南京的甜蜜和友善,也表达了它的历史背景。

我继续探索,深度连结和旅行,这是爱人之间在灵魂深处产生连接的感觉。节日是极致的幸福的表达,节日中的南京市民是这座城市的画家,描绘着这座城市;而南京也滋养着她的人民,帮助他们成长。在这种关系中,我在春节的喜庆里,找到了人们庆祝的仪式感。是的,那是南京秦淮灯会:在各处地标,设计精美的灯光照亮了夜空,驱走了黑暗,向我诉说了这城市与和它的人们变化流转的特征。

我喜欢一些传统建筑中的过渡空间,在我印象中,这是连接内部和外部的复杂系统。阳台,敞开的窗户,和天窗,在告诉我们房屋和广阔空间间的联系,就像人一样有深度,有不同的层次:人类关系中有不同的层次,有过渡性的公共空间,他们向亲密的人打开窗户,分享他们的内心感受和情绪。

艺术是一个人的内在自我。我看到诞生于唐代的绒花艺术,这是一种微妙的艺术,可以展示花卉的样子,也可以用丝绸在扭曲的线框上制作出动物的形状。我遇到了赵树宪,他就像一个化妆师,努力保持着中国古代艺术的生命力,用传承下来的技艺,打扮出南京的美好。他年仅19岁,就在一家工厂开启了绒花匠人的生涯。

香是一种芳香物质,燃烧后会释放出它所具有的香味。它由多种原料制成,产生丰富美妙的香味。起初,中国文化中,香被用于宗教目的。它有助于营造平和与放松的氛围。每个城市都有不同的香气,但南京有自己的风俗习惯,用香来表达情感。

我在参观图书馆和书店时,我发现了她非常聪慧、表情丰富的一面。她与市民互动,智慧而有趣。这种智慧能使人变得更有趣,并产生好奇心去探索它。当城市拥有这种能力时,它永远不会让人们感到无聊,而是吸引着人们不断挖掘和触摸它深邃的内涵。

当下,我泛舟在爱之河(译注:即秦淮河)上,它唤起我静静地坐着,与流水一起,度过这段关系的每一刻。周遭的灯光让我联想到情感的颜色,沿途栩栩如生的人物雕像,让我在乘船游览时,走入那些民间故事。

与南京相恋的故事是真实的,随着我越来越深地了解它,它的每一点都让我更加陷在这爱里。是的,在这里,爱的香气和智慧常驻,我找到了朋友和心爱的人。每本好书和美好的艺术都具有这种品质,当我们一遍又一遍地翻阅它时,它会不断开启我们智慧,带给我们惊喜与好奇,产生新的理解。我发觉,南京有情感,有表达,有智慧,有柔情,有色彩,是现代与传统的结合。我会继续探索你,向你这芬芳与博爱之城寄出我的情书。


艾莉·泽拉塔

Ally Zlatar

英国文学之都爱丁堡的作家、艺术家。因其在人道主义和保护女性方面做出的贡献,获得2021年英国“戴安娜王妃奖”以及全球和平与人道主义奖提名。

南京:一只萤火虫

经过反复思考, 发现南京城蕴含着一些大自然的元素

南京有着竹子的韧性

水的忍耐力

而且还代表着樱花那朴实的热情

在我能想到的所有隐喻中,我会觉得南京的核心是一种萤火虫的精神。

萤火虫有着细长的翅膀,可以活跃于黄昏时分。

萤火虫让我们知道,大自然可以创造出如此复杂的美,可以形成许多独一无二的,非凡且神秘的生命。

这种身体柔软,会发出温暖的黄色的甲虫,也许是最奇怪的生物之一,。

南京就是一只小小的萤火虫,通过对过往的忠诚奉献和影响巨大的文学空间,为我们去理解存在的意义提供了一抹闪烁的亮光。

城墙和文化中心是南京人民的灵魂和基础,并且几个世纪以来,它们通过艺术的短暂以及创造出细微瞬间“悟”的遗产的起源,帮助我们优雅地意识到我们自己的慢慢消逝。

萤火虫可以照亮信息的海洋,可以翱翔电闪雷鸣的知识的天空,为我们诠释那些学者们都无法阐述的美。

我们就像青蛙,在黄昏时分,用迷惑和惊奇的目光注视着萤火虫的闪烁。

这道光给了我们希望,并在至暗时刻指引我们。

萤火虫融入了保存着前世的记忆、庇护着现世灵魂的城墙和文化地标。

这座城市有一种真诚的真实性,让我们能够面对困难,审视自我酸楚的生活。

南京的那一抹亮光阐述了对过去的忠诚,对现在的包容,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有待发掘的广度。

南京是一丝希望,在文学空间中提供了庇护所,让我们能通过一些瞬间去发现,去尝试理解在这个138亿年的、永远高深莫测的宇宙之中我们存在的意义。

如果你有幸访问这个城市,便唤起一只萤火虫的私语

回到顶部